首页  砚园要闻  综合新闻  砚园人物  砚园言论  视频新闻  电子校报 
 
退休教授陈卓生:年过八旬出新书

  83岁,还写书。这是谁?这是我校退休教师陈卓生教授。

  作为我校最早一批教师,1979年调入我校、一直在原中文系工作到退休的陈教授如今已是年过八旬的高龄。虽已步入迟暮之年,他却仍然怀有一颗诲人之心、一腔育人之志,并且实实在在地落实到行动中。对于他教过、指导过的学生与学员来说,他真是一名良师、一位益友。

  陈教授是古汉语教师,在躬耕杏坛的同时,一直致力于古文学尤其是古诗词的研究,几乎达到手不释卷的地步。久而久之,他开始醉心于钻研格律诗,对格律诗的深厚内涵和优美韵味有着深刻的认识。

  在新诗早已成为诗歌主要形式的当下,陈教授始终认为,在传情达意的本质上,新时代的新诗与旧体诗之间是相通的。所以,尽管格律诗有机械、古板的缺点,在表达方式和理解路径上也有不少影响阅读的地方,但格律诗作为我国独有的经典的艺术品种,人们应该热爱它,研读它,感受它。

  为什么?因为,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。陈教授希望,更多的人能够通过学习和了解格律诗,重新走进我国传统文化的世界,在传统文化精神力量的帮助下,充溢心灵,提升修养。

  原来,这才是陈教授最美好的心愿。有了这个美好的心愿,陈教授主动担任起格律诗导读者的角色。他知道,许多人就是因为不懂格律诗的平仄,因此无法理解格律诗的要义所在、美感所在。要帮助人们认识格律诗,就要帮助大家破译格律诗的“平仄”。这,成为陈教授退休前、退休后一直攻坚的难题。

  陈教授认识到,格律诗是唐代人凭借当时汉字的表现能力写成的,只有让读者逐步认识诗句在原文中的表达作用,才有可能真正读懂唐诗。为此,陈教授检索了过万首唐诗的实际用字,并且对用字、组词、造句、成篇方面的种种特点都作了认真研究。他这样做的目的,就是要总结格律诗的平仄规律,使读者不但可以读懂格律诗,甚至可以按照格律诗的基本标准创作格律诗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陈教授做到了这点。格律诗对于平平仄仄的要求,对于一般读者来说,晦涩难懂,但对于陈教授来说,早已是烂熟于胸。与人说诗,也由此成为他的一大情趣。在受聘为市老干大学授课的近十年时间里,他与学员分享唐诗的格律美,深受大家欢迎,自己也乐在其中。

  陈教授在与儿孙晚辈的交流中,也充分享受着说诗的快乐。在通过电脑网络与远赴美国求学的孙女解说唐诗时,他几乎每天都要写成一则说诗的微博。正所谓堆沙成塔,集腋成裘,那一篇又一篇用简明扼要的文字写成的说诗微博,前后竟然达到二十万字。朋友建议:何不集合成册,编辑成书?陈教授想,既然能够为别人读诗带来帮助,出一本书也好。就这样,他的《当你读懂唐诗千首》绝句卷问世,成为人们学习、认识格律诗的理想读本。他的《当你读懂唐诗千首》律诗卷也将在不久后出版。

  83岁高龄的人,大多数都是完全放松,安享晚年了,但陈教授没有这样,他坚持学习,坚持研究,并且在学习和研究的基础上,做好一名传统文化的传道者。《鹧鸪天·石室岩》是他的一首词作品。其词写道:“壁立巉岩叶蔽空,若非眼见理难容。岩无寸土何来树?全赖深根钻探功。人与物,理常同。人生不免路难通,莫让豪情输草木,穿岩裂石也葱茏。”是啊,人生多逆境,但坚持理想,奋勇向上,终有一天,就能够好像穿岩裂石的草木一样,活出灿烂的人生。

  我们采访陈教授时,其夫人刘桂眉教授也在场。同样年过八旬的刘教授也是我校退休教师。退休前执教心理专业的她,退休之后,在丈夫的影响之下,也致力于古诗词的研究和普及,进一步成为陈教授的贤内助。举案齐眉,相濡以沫,白头偕老,相敬如宾,多么令人尊敬的一对伉俪!(记者 郑夏蓉 谢彭惠)

 

陈教授在市老干大学讲诗说词

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16 肇庆学院 广东省肇庆市端州区肇庆大道    邮编:526061   
电话:0758-2716233    传真:0758-2716586